小涵要努力啊-

【锤基/虐】这是一把Loki的小刀

今天安索吸抖森了吗:

你有一个弟弟
你的弟弟是个小坏蛋
他骗过你好多次
他用小刀戳过你好多次
他用权杖揍过你好多次
他炸了彩虹桥
他烧了阿斯加德
他灭了约顿海姆
他把中庭搞得鸡飞狗跳
他整天眼泪汪汪地盯着你
一边哭一边插你一刀
他平日里最喜欢喊kneel
你觉得他明明就在“喵”个不停
他还动不动就骗你他死了
你觉得他有点小坏坏
有的时候还不止一点点
但你还是一遍一遍对他说
我们回家吧
你想
还能怎么办呀
这辈子就只有一个弟弟呀
就像你说的一样
你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打架
不然到哪里换一个陪你度过几千年的人呢
你想这小骗子能乖一点多好
不过也不用很乖
一点点就够了
突然有一天
他再也不闯祸了
他再也不拿小刀扎你
他再也不骗你
他再也不用小拳头揍你
他再也不喵喵叫
他再也不随时随地哭给你看
他变得很乖
他穿绿色很好看
他的眼睛里永远闪着小小的星辰
他说话就好像乐器鸣奏-样
他一边看着你一边微笑
他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坏蛋
他曾经对你说farewell
但不管多少次离开他还是在你的身边
你以为接下来的岁月里
他都会乖乖地陪在你身边
你想着至少这个小坏蛋还在
你说如果你在这里我就给你一个拥抱
你看见他真真切切地站在你面前
你见过他坠落宇宙
你也见过他被捅个对穿
你总是以为他死了
但他其实好好活着
你每次都想揍他一顿告诉他
小混蛋你再骗我试试看
他终于如你所愿不再骗人了
你却巴不得他还能再来一次
你希望你的弟弟会像以前一样
对你喊一声“surprise”
可是没有
因为你的弟弟死了
你觉得你真太过分了
居然对他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
你用你的锤子想一想也知道
那个对你动手动脚时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坏家伙
如果闯祸了还不是偃旗息鼓地装孙子
夹着尾巴乖乖地叫你一声哥哥
怎么可能去捧灭霸臭脚
他记仇的本事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这下子居然想拿小刀去捅灭霸
小笨蛋估计以为那是哥哥了
叫你别老顺着你弟弟给他捅吧
这下捅娄子了吧
你的弟弟被自己笨死了
在你以为一切重新开始的时候
你想他该有多疼啊
你想他该有多害怕啊
你一边哆嗦一边去抱他
小骗子歪着脑袋看起来还挺乖
你抱住他又开始抖
你说别走
你说Loki求你了别离开我


____________


阿斯加德的人民都很好奇,为什么广场上会有一个带着弯弯角头盔的青年的雕像,那个雕像好像很久以前就在那了。伴随着阿斯加德人民度过了至少一千年,但任然栩栩如生,好像还有人看到他对国王thor微笑。直到今年国王thor去世,他才从雕像座上缓缓消失。有侍卫说看到雕像去吻了Thor的脸颊才离开。过了很久才有人发现然后thor国王棺材里静静的躺着那个雕像,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怎么扯也分不开。

兴趣使然的kaka:

pudding mountain(? 布丁山


作者:推特ID Alexa_520

原链:

https://twitter.com/Alexa_520/status/1022244424447737856

https://twitter.com/Alexa_520/status/1022244591947341824


授权翻译转载,请勿二次转载。

【小小洛基第⑨弹】

兴趣使然的kaka:

Hide and Seek. 捉迷藏


作者:推特ID Alexa_520

原链:https://twitter.com/Alexa_520/status/1013135178070257664


授权翻译转载,请勿二次转载。


【这弹为什么怎么裁都这么糊我也闹不明白,抱歉了orz】

色令智昏:

最近老福特好像在限流,弄了个链接,第一次弄不知道会不会哪里不对,有问题拜托马上给我说。


微信体


《无脑甜小剧场》


(1)(2)(3)(4)(5)(6)(7)(8)(9)(10)(11)(12)(13)


《当CP变成吃cp的人》


(1)


《当超英们有了孩子》


(1)


图片剧场


《罗大盾追妻》


土味情话


一发完小短文


关于吃鸡锤基\盾冬\EC


连载


《漫威皇家贵族学院的王子们》(真玛丽苏\OOC)(1)


《当超英们正常生活》(序)(1)


脑洞


网游文 锤基\盾冬\EC\双豹组\虫铁


一个安利


DE_SCC网易电音音乐人,与粮无关!!!

哭死😭

囧仔:

我怕英雄迟暮末狼晚归,我怕理想不同而各奔东西,我怕团队分崩离析再不相见,我怕朝昔相处变成陌生的别人,我怕失去后才明白何为父爱,我怕这一支舞叫伊人等到白头,我怕挚友归来已经不认识自己,我怕他自知即将离世孤独的无人理解,我怕这一次你闭眼再也无法醒来说“我在这”,我怕你明明不想离开却在我怀里烟消云散。
我怕金刚狼的晚年,我怕EC的分道扬镳,我怕队三的内战,我怕你说“我不是贾维斯”,我怕勇度的离去,我怕盾佩欠下的舞,我怕冬兵的遗忘冷漠,我怕铁人的靶毒素,我怕索尔看着洛基在自己面前又一次离开,我怕小蜘蛛在妮妮怀里说着“i am sorry.”

我怕英雄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姐姐永远是你姐姐

姽婳:

什么BGM什么土拨鼠叫不存在的。
你姐姐永远是你姐姐

【荷兰虫x你】Bittersweet/苦乐参半

我的妈呀要被甜哭了!

安娜塔西娅:

@下野咪儿 的点文。双重视角,邻居设定。
小蜘蛛:暗恋对象特别怕蜘蛛QAQ怎么办!
     
  
  你天生就怕蜘蛛,非常害怕。没有理由,难以控制,是扎根于骨子里的恐惧感。
  
  
  只要一看到它们毛茸茸的节肢,几只交替转动的单眼,你就忍不住发出尖叫,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惊惧的寒意翻涌着。
  
  
  刚搬到美国的那晚,你把乱糟糟的房间整理好,累了一天想好好休息,结果刚泡好茶抬起头,就看见一只红色的蜘蛛悬在你面前。
  
  
  你全身发凉,大脑空白了一瞬,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但嘴巴还是很称职地发出了恐惧的叫声。
  
  
  你的邻居彼得·帕克显然是被你的尖叫吓到了,火急火燎地跑来敲门,焦急地在门外问:“嘿,新邻居!你还好吗?出什么事了?”
  
  
  你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唯一的交换生名额,但是父母不闻不问,美国也没人照顾你。你压力大得很,见到蜘蛛又害怕又委屈,一没忍住泪腺就开始作妖了。
  
  
  你一边擦眼泪一边去开门,抿着唇强忍住抽噎,透过朦胧的眼泪看着彼得。
  
  
  他被你吓了一跳,琥珀色的眼睛茫然又无措地看着你,笨拙地安慰道:“你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哎…别哭,你别哭!有我在这里,你别怕,没事的。不要哭了,好不好?”
  
  
  他小心翼翼地望着你,充满担忧的奶音都要破了,好像瞬间可以挤出甜糯糯的果汁来。
  
  
  你怔怔地看着这个愿意给一个陌生人真切善意的少年,只觉得更想哭了,哽咽着说:“谢谢你,我没事…我只是……不好意思…”
  
  
  夜里的凉风纠缠着你的全身,楼梯口的灯光晦暗不明,孩童留在墙上的红色涂鸦也变得非常刺眼。
  
  
  你说着说着又要哭出声了,在异国他乡第一个对你流露出善意的人面前,眼泪忍也忍不住。
  
  
  你揉了揉眼睛,不打算用谎言回复,只是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小声说:“没什么,只是被蜘蛛吓到了。对不起,打扰到你了。”
  
  
  彼得沉默了几秒,然后轻声叹息。你想,完了,他一定是认为你小题大做,娇气又脆弱。
  
  
  可是他又低声笑了起来,软乎乎的奶音把夜风都变得柔和了。你抬头看他,他只挠挠脑袋,笑着对你说:“太好了。”
  
  
  你歪了歪脑袋表示疑惑。他脸一红,无措地解释:“我是说,你没事就好。我家应该还有对付蜘蛛的药……呃,好像用完了,不如我们明天去买吧?”
  
  
  你眨了眨眼睛,他有些羞涩地看着你,小声说:“我是说,我也需要买点了。而且我可以带你熟悉一下环境……如果你不介意。”
  
  
  像是孤独地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漂流的船只见到了灯塔,你心中一暖,对他扬起一个感激的笑容:“当然,谢谢你,彼得…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这才和你第二次见面的彼得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清澈的眼睛里又飘着欣喜的笑意。他扬起唇角,笑容像是幼时玻璃瓶里装着的糖果一样,只是看着就觉得要甜掉牙了。
  
  
  “当然。”他欢快地点点头,脸上还蹭着点樱桃似的红色,尾音愉悦地上扬着,“邻居小姐,随时欢迎。”
  
  
  
  彼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拖着大包小包,用流利清晰的英文向人问路。汗水顺着你干净白皙的脸蛋流下来,手里的矿泉水快要见底了,但你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在礼貌地道谢后继续走下去。
  
  
  倔强又独立,即使眼底有几分茫然和慌乱,也仍然保持冷静和沉着。
  
  
  那天的阳光没有多炙热,彼得却觉得整个人都像是烧起来一样。然后他鼓起勇气走过去,问你需不需要帮助。
  
  
  他听见那个熟悉的地址时愣了愣,铺天盖地的喜悦冲上来,让他有些头晕目眩。然后他觉得,今天可以去买个彩票。
  
  
  平日里都走烂了的大街小巷,因为有你在身边变得绚丽起来。
  
  
  
  你怕蜘蛛,连带着怕蜘蛛侠。
  
  
  彼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让即将递到你手中的咖啡光荣牺牲。
  
  
  你看他一脸懵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你从彼得尴尬的笑容中看到了几丝委屈。你接过常温的卡布奇诺,疑惑地想了想,然后问:“你很喜欢蜘蛛侠吗?”
  
  
  彼得坦率地点点头,目光在你脸上转了一圈,语气有些紧张:“你讨厌他吗?我看他昨天刚救了一个小女孩呢,还帮别人找回汽车……”
  
  
  “噢,我不讨厌他…他挺好的。”
  
  
  彼得看上去松了口气,笑容还没扬起来就在下一秒凝固了。
  
  
  “但他的战衣实在让我恐惧,而且,呃…蜘蛛不仅让我害怕,还有点恶心……他会不会有很多蜘蛛样子的武器?”你脑洞越来越大,最后自己都笑出了声,“或者说他能号令蜘蛛?”
  
  
  “……啊哈哈哈。”彼得非常配合地笑出了声,有气无力地说,“快喝咖啡吧,待会就冷了。”
  
  
  你点点头,喝着带点甜意的苦咖啡,抬起眼皮看着有些沮丧的彼得。他鼓了鼓脸,捧着手里的咖啡发呆,清澈的琥珀色眼眸中含着几分焦虑。
  
  
  你还疑惑他为什么不高兴,结果就看见一只巨型蜘蛛顺着椅子爬过来。你手一抖咖啡也不要了,下意识地迅速爬到彼得身上去,把脸埋在他怀里,克制住尖叫的冲动。
  
  
  彼得手忙脚乱地把你抱起来,迅速远离那里,结结巴巴在你耳边安慰你:“没事了…没事,蜘蛛不在这里。嘿,别害怕。”
  
  
  你点点头,装作感觉不到他越来越滚烫的呼吸和加速的心跳。
  
  
  他太温暖了,像个小太阳,一旦接近了就不想松手。
  
  
  
  彼得今天要郁闷死了。原因是你居然害怕蜘蛛侠,对,就是害怕他。暗恋对象因为害怕蜘蛛而害怕自己,说出去要把人笑死。
  
  
  他有些烦躁地记着笔记,连YouTube上的蜘蛛侠视频也没心情看。到了下午课都不想听了,换了战衣就逃课去你的学校找你。
  
  
  他看见你被一群咄咄逼人的女生围着,她们尖酸刻薄地嘲笑你,从讨厌书呆子到歧视东亚人,字字句句都像把刀子一样划着他的心脏。
  
  
  彼得觉得自己的理智在被烈火烘烤折磨着,整个大脑里翻涌着的只有愤怒。
  
  
  他就要冲出去推开那些人了,就要把你护在身后了。但他停下了,连蛛丝也不敢发射,因为他想起你说害怕蜘蛛侠。
  
  
  彼得挫败地捂住脸,他深呼吸一口气,偷溜到办公室里,随便捆住一个临窗的老师,把他丢进器材室里。
  
  
  那个老师的尖叫和你有的一拼。他苦笑一声,看见那些女生被教训,你安然无恙地回到教室,悬起的心才放下。
  
  
  蜘蛛侠很心累,不能出面保护暗恋的人,连她外出打工的时候都只能偷偷跟踪保护她。
  
  
  
  你有好几天没看见彼得了,回复的短信也没那么话痨,心情好像很低沉。你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觉得好不容易充实起来的生活又灰暗下去。
  
  
  彼得对你很重要,虽然你们才认识不过几个月。
  
  
  他会耐心地给你讲题,反复几遍都不会嫌烦,直到确定你懂为止。
  
  
  他会带你去熟悉周遭的环境,给你介绍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带你去喝最美味的咖啡。
  
  
  他会跟你话痨,鸡毛蒜皮的小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变得生动有趣。
  
  
  他给了你善意。
  
  
  你尝试着自己去打蜘蛛,尝试着忍住惊惧的尖叫,尝试着变得更坚强一些,尝试着不那么依赖你的邻居。
  
  
  圣诞假期一到,你就要回国,以后大概不会再来美国了。
  
  
  你有些委屈,又觉得自己太矫情。你对着镜子拍拍脸,打起精神,出门去餐厅做兼职去了。
  
  
  
  就是在你回国的前一周,你遇到了蜘蛛侠。说来也好笑,你没遇到什么坏人,只不过是非常倒霉地一脚滑滚到水里去了。
  
  
  你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倒霉到你当时都不想挣扎了,什么负面情绪都涌了上来,几乎要把你扼杀在水中。
  
  
  靠自己努力到的美国,靠自己努力维持的生计。却还是被同学看不起,被父母冷淡相对,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窒息感不过几秒,一双有力的手穿过映着霓虹灯和电视塔的水面,稳稳地把你拉了起来。
  
  
  “你没事吧?小姐?你还好吗?天啊,我该怎么办…”你居然从那个低沉的声音中听出了不相符合的恐慌和哭腔。
  
  
  你才喝了两口水就被救起来,现在除了觉得冷之外没什么事。你靠在他怀里,贴着他温热的胸膛,咳了几声,睁开眼一看是蜘蛛侠,全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抗拒。
  
  
  但你忍住了。因为你知道这是不对的。你恐惧的是蜘蛛,不应该是蜘蛛侠,更不能是你的救命恩人。
  
  
  “…谢谢,蜘蛛侠先生。”你打了个寒战,声音有些无力,“…啊,我想得麻烦您送我回去了。”
  
  
  你看不到他任何表情,他只是愣了几秒,抱起你轻轻一跃,反应过来时,你们已经到了纽约的上空。
  
  
  “小姐,你恐高吗?”他问。
  
  
  “呃,老实说……我只害怕蜘蛛。”你居然笑了出来,大概是劫后余生,感到自己又抓住了一丝希望,还能和蜘蛛侠开玩笑,“之前我还挺害怕您的。”
  
  
  蜘蛛侠也笑了笑,然后问:“你现在还怕吗?”
  
  
  “不怕了。”你说,平静得出乎意料。
  
  
  因为有比恐惧更重要的东西。
  
  
  你被蜘蛛侠护在怀里,他尽量帮你阻挡凛冽的寒风,还顺手在人家天台抓了毛巾给你裹着。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您,您真的很好。”你不由得想到彼得,可想到他,你又低沉下去,“但是我马上就要回中国了,能见到你真好。”
  
  
  你感觉蜘蛛侠整个人一僵,然后犹豫着问:“不回来了?你在这里没有挂念的人吗?”
  
  
  你叹了口气,坦率地说:“有啊,有一个人。但我好几天都没和他说过话了。而且这里的生活真是苦乐参半。”
  
  
  纽约的夜景很美,璀璨夺目,壮丽华美。但这都不是属于你的。在你眼中,一切耀眼都比不上他。
  
  
  但他也不属于你,真是可惜。
  
  
  蜘蛛侠在某个楼顶停了下来,他小心地把你放下来。
  
  
  “……怎么了?”
  
  
  你看着他焦虑地转了几圈,然后又走到你面前,扯下了面罩,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卧槽。”你傻站在那里,忍不住说了句中文。
  
  
  彼得皱起眉,有些委屈地看着你:“你生气了吗?你说过这个中文单词是骂人的意思。”
  
  
  “……”他倒是把你的话记得很清楚。
  
  
  他脸上红扑扑的,清亮的眼睛凝视着你,带着不舍和烦恼。他问:“你不愿意再来美国了吗?”
  
  
  你还没从这个冲击中回过神来,呆愣愣地看着彼得。
  
  
  他看你不回话,沮丧地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你湿漉漉的头发,语气软乎乎的,像蜂蜜一样淌进你的心肺里:
  
  
  “如果你害怕蜘蛛,我就想办法让它们离你远远的。如果你害怕被人排挤,我就去收拾他们……如果你害怕蜘蛛侠,那我在你面前只是彼得·帕克。”
  
  
  你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英文造句能力如此垃圾,所以你只能踮起脚来,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他呆了几秒,然后搂住你的腰,低下头加深这个笨拙又青涩的吻。
  
  
  太甜了。
  
  
  “你觉得在这里的生活很苦,那我就帮你把苦的那一半全部咽下去。”
  
  
  
  
Fin.
  
  产出目录
  
  本来想写无脑甜的,结果莫名其妙搞了这么多,觉得非常心塞了。
  
  还甜吗这次哈哈哈哈我觉得不行。

【虫铁/短篇】斯塔克先生,我可以喜欢你吗?

我还真没有吃过单恋的刀😭😭😭😭

_三月桃:

——你是我不灭的希望,凛冬的雨季。是恒守了十年的骄傲,却至今讨不到一个拥抱。
——在我所有不可言明的梦里,Tony这个名字的后面,接的永远是“我爱你”。
——所以,斯塔克先生,我可以喜欢你吗?





“Hey, Mr. Stark, 是我,Peter. ”少年穿着蜘蛛侠的战衣,在有些昏暗的画面里对着摄像头挥手,带着一如既往的朝气笑容。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忘记和你汇报了,于是想录一个视频给你。首先,我想谢谢你前几天送我的西装,它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衣服,而且它是蓝色的。我是想说,它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你给我做的蜘蛛侠的战衣。它依然是目前为止我得到过的最酷的东西。”

少年歪头思考:“然后,我今天,呃,发现了一只走丢的柯基犬,我打电话给它主人告诉他狗在哪了。然后我遇到了一个不小心把气球放飞了的小女孩。我想去帮她把气球拿回来,但是它飞得太高了,我跳得不够远,没成功,自己还摔下来了。但别担心,我很好,没受伤。”

“然后,我今天还,那个,呃……”

“……”

“对不起,我今天不是一个合格的蜘蛛侠。”

Peter侧过脸,镜头里的他于是只剩下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看不见表情。

“先生,您现在应该已经睡了吧?”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三十七了,纽约暗了一些,但还是有很多灯亮着。现在在下雨。”

镜头一阵抖动后,画面定格在了从高空俯瞰的纽约夜景,是从以前的斯塔克大楼往外看时的景象。Tony·Stark以前总是喜欢喝着香槟从这里远眺,却永远看不到有一个小男孩经常仰视这里,眼神里全是崇拜。

“我现在在以前的复仇者大厦的楼顶。当然我知道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我只是不小心就跑到了这里,它那么显眼,……况且,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先生。”

少年的声音少见地低沉,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被压制在其中。有点像他和梅姨说自己失去了斯塔克公司的实习时的语气,但远比那糟。凯伦一时不知该如何定义。

“……总之,先生,我想和你说,谢谢你把战衣还给了我。我有一天一定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复仇者的。我一直在试着追随你的脚步,先生,你不知道,在你来找我之前我就已经很……崇拜你了。你无法想象当你出现在我家时我有多开心,当然,还有一点,呃,不知所措。我很抱歉当时用蛛网困住了你的手,先生。我当时只是太紧张了。”

“实际上,每次和你见面我都很紧张,甚至和你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因为你是Tony·Stark啊。我曾经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但你就那么突然出现了。我真得感谢咬我的那只蜘蛛。你知道,以前我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你。看你拯救世界,忙着新生意,作为代表参加国家级的会议,有时还有一些花边新闻……不,我不该说这个,这不重要。总之,你一直是我生活中遥不可及的英雄,先生。”

手机画面里的Peter顿了一下,抿了抿唇。

“其实我们八年前就见过了,虽然你肯定不记得了,因为我那时候带着钢铁侠的面具。你当时还给我签了名,那个签名板我一直收藏着。当时我们还合作打倒了一个机器人呢。呃,虽然其实我什么都没做,但你当时和我说话了。你转过头说‘Nice Work, Kid’。”

Peter说到这里,有些兴奋地边说边模仿当时的Tony, 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然后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拥有着那么多你不知道的事。这太糟糕了。

“……斯塔克先生,我知道这样说很突然,你可能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你的存在是我追随一生的信仰,给了我无限的力量与勇气。”

Peter亮晶晶的眼睛看向镜头,像正在认真地对某个人说话,带着三分害羞的踌躇。

“您想守护这世界,而我想守护这世界和你。正如复仇者是这世界的骄傲,我的骄傲是你。”

“哦,我天,这样说出来太奇怪了。”Peter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然后又把脑袋沉了下去,晃荡的手机屏幕里一时只剩下了空空的背景。

“我想说,呃,我知道从八年前到现在,我们也只见了十七次面。你也说过我们的关系还没那么近。但是后来你也说过我可以随意些,直接叫你Tony, 但是……”

但是在我的梦里,Tony这个名字后面接的话永远都是,我爱你。

…………

“哦,我天。我想说的是,呃,我想说。”男孩开始胡乱地用手揉自己的脑袋和脸,忽又停了下来,侧着脸,一只眼睛透过指缝紧张地看着屏幕,“……Stark先生,我可以喜欢你吗?”

“你很难过,Peter.”凯伦察觉到了Peter异常波动的情绪,“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了有一周了,而且还在加重。这是从你上次见到Mr. Stark时开始的。需要我联系Stark先生吗?我可以直接将你手机里刚录的视频发给他。”

“什么?不,当然不行。不要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任何事,而且绝对不能让他看见我录的这个视频。总之,一切相关的讯息都不能说。”Peter听见凯伦的话,紧张到站了起来。直到得到凯伦将视频对Stark先生加密的承诺后,他才重又坐回地上。垂着脑袋,像一只需要人揉揉头的小金毛。

“我,永远不会问他这个问题的。”

所以他可以永远不会得到Stark先生的回答。毕竟总有些坏消息让人承受不起。

你不用回答,因为我永远不会问出这一句。明天我依旧会做到向你承诺的,好好去上学,为考入MIT而努力,然后在下课后换上你送我的西装,戴上胸花,去参加你的婚礼。

我保证我会笑着祝贺你,夸奖你的新娘很美丽,是天赐良缘于你。

史塔克先生,我毕业典礼那天,或大学入学那天,您能穿着西装来参加我的典礼吗?

希望到时我还没有长得太高,还配得上你送我的这套西装。

晚安。

Peter放下手机:“凯伦,麻烦你把这段视频删了吧。”

“不,等等。先别删。还是……我,我不知道。”

穿着蜘蛛侠战衣的男孩伸手擦了一下眼睛。

“凯伦,可以回放一下上周我与Stark先生见面时的画面吗?”不要回放所有画面。尽管那些场景他会记得一辈子。亲爱的Stark先生又一次突然坐车来到他家楼下——尽管只是顺路——在少年惊喜的目光中给了他一套定制西装。就在男孩为此感动到不知说什么的时候,面前的人伸手递出了一份结婚请帖。

“好西装对男孩也是很重要的。我那天会把你介绍给很多可以帮到你的人,我们还会合影。这些事对你有好处。”永远衣着得体的Stark先生如是说,不用蜘蛛感应,Peter都能感受到他对婚礼的期待。Stark先生现在很快乐。

“停,就是这里。定格住就好。”Peter出声。于是蜘蛛视野里的画面上只剩下Stark先生的脸,他透过墨镜直视着他,带着典型的Stark式样的痞笑。

Peter和过去八年的无数次一样,隔着屏幕看着他。但这次稍显不同了,这次屏幕里的Stark先生是独属于他的,你无法在电视或报纸上找到,他只存在于Peter·Parker的数据库里,只对他说话。

凯伦观察到她的小主人一直看着屏幕,慢慢地躺在了地上。过了很久之后,她听见了轻轻的一句:“斯塔克先生,我真的,很喜欢你。”

智能AI忠诚地执行了主人的吩咐,并没有把这段信息发送给Mr.Stark。

-End-